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 施化:善恶之道,此
 - 施化:我的价值观
 - 施化:紫微,泼妇还
 - 施化:《色戒》终于
 - 施化:平等是基督教带

 
 
施化:文革的“四大”是什么样的自由?

施化


 

 

谈文革不可不谈“四大”。“四大”是文革的始作俑者伟大领袖毛泽东亲自倡导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号称“大民主”。当年亲身经历过“四大”的人,今天都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凡是受到冲击的当权派,对“四大”无不深恶痛绝。而大多数参加过“四大”的人,也抱有同样的反感。回想起当年之勇,有人认为,“四大”就是乱,不能再搞了。只有极少数人备感亲切,希望再来一次,重温那种舒畅的感觉。

 

那么,如果追根究底刨问一下,“四大”到底和自由有什么关系,是什么样的自由?我的理解是,文革的“四大”,是专制制度下特有的“钦定”自由。

 

在拙文《自由的来源》中,我曾经说过,自由大致上有四种来源,第一是造反打碎枷锁争得自由;第二是解放者带来自由;第三是皇恩浩荡恩准的自由;第四是和平持续争取来的自由。前三种都会带来貌似的自由而实际上的专制,只有第四种才有望得到真正的自由。文革的“四大”应该是第三种。

 

“四大”所表现出来的“自由”,经过最高领袖的批准,打破当时的法治秩序,是一种类似法外开恩的特许。毛泽东看到刚点燃的文革野火,有被刘少奇的工作组冷水扑灭的危险,打破常规地通过新闻传媒,发表了“我的第一张大字报”。用亲身示范,来暗示青年学生:你们已经得到我的特许,有尚方宝剑护卫,放手大胆干吧。毛的这一宝押得很准,共产党本来就是解放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谁敢阻挠民主自由,谁就是反动派。刘少奇的“资反路线”自此全线大乱,不战自溃。毛大获全胜,“文化大革命”势不可挡,浩浩荡荡一直进行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

 

自经过文革的惨痛教训,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对这种自由心生厌恶,在眼中把自由视同于暴乱,生怕自由这个魔鬼再一次从瓶子里跑出来。一旦自由变了味,全国上下不论持何种政治立场,都同仇敌忾地仇视自由,抵制自由。自由正从中国土地上全面消失,中国人正在或已经和自由绝缘。有人甚至堂而皇之地说,人类社会根本不存在自由,因为人与其他动物的不同就在于他们有社会性,社会管理诞生了政府和法律以及相关的执法程序,这些东西都是用来限制人的自由的。没有政府和法律增加人的自由。从这里可以略见一斑,自由在中国是怎样先被利用而后又被糟蹋。

 

那么,钦定的“四大”自由,到底是怎样毁灭了自由的呢?

 

首先,钦定的自由是一种特权。自由本身建立在平等之上,给每一个人相等的生存空间。只有相等空间,才能保证一些人无法侵犯另一些人。成为特权的自由就不同。在某种政治前提下,“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文革的“四大”自由迅速造就了一群打手,对大量无辜的人群进行了反人类迫害。打手和打手之间互不服气,于是又出现蔓延全国的武斗。即便是特许的自由也不是无限度的,当伟大领袖改变了一下脑筋,刚尝到自由甜头的年轻人不是进到监狱就是下到农村。

 

本来,自由是一个心灵天使。如果说民主是对人和人的关系而言,自由则是对独立的个人心灵而言,民主关系建立在个人自由的基础上,两者本质上都是一种美的追求。但是钦定的自由,虽然看上去也像自由,实质上却是放纵。这种放纵的自由不再有平等待人的边际,可以无限扩张。自由放纵不再是天使,而是恶魔。

 

现在正在中国泛滥的贪腐,则是钦定自由的另一种表现。虽然同样是某种个人自由的实现,可是非但不美,还丑恶无比。贪腐是特权的专利,平头百姓任你再贪,也贪不到别人口袋里的一分钱。由于“一把手一支笔”这一中国特色,一号长官的绝对权力是不受制约的。这些长官们超越法治超越程序的自由,由他们的任命者特许。作为交换,特许的这些自由被用来购买绝对服从和政治支持。由于行情越来越高,贪腐金额已成为天文数字。同样,这种特许自由也会一夜变色。重新洗牌和重组格局,使得反贪变得像儿戏一样平常,但就是无法根绝贪腐。

 

最后,由于这种钦定自由的丑恶表演,从根本上摧毁了自由的美好外观。在欧美大陆作为一个女神形象的自由,到了中国大陆,变成一个活脱脱的魔鬼。而重建自由,对中国的下一代或下几代人,仿佛成为一个不可能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