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图文) 茉莉:《诗从
 - 茉莉:撑藏语-孩子
 -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 茉莉:仿苏格拉底追
 - 茉莉:藏族精英的反
 - 茉莉:西方人为什么
 - 茉莉: “农奴曲”老

 
 
茉莉:在巴黎过西藏新年

茉莉


 

 

在巴黎过西藏新年


        茉莉

 

 “应该与中国跳舞吗?”这个问题在我看来不是一个大问题,法国人却把它当做一个题目来做。自从前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夫人与来访的江泽民翩翩起舞,法国人一直对这件他们认为不太光彩的事情耿耿入怀。巴黎《太阳剧院》的女导演–欧洲著名的艺术家Ariane Mnouchkine,不辞劳苦地组织了长达十来天的讨论会,邀请各国学者、艺术家与人权人士前来,一起讨论中国和西藏的人权问题。

 

          新年祝福:“扎西德勒!”

 

                        
 我是在会议的最后三天才赶到巴黎的。二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正好是藏历新年–西藏人最重要的节日。和汉族人过春节一样,西藏人也有大事庆祝新年的传统。流亡藏人在海外漂泊,更是以传统的节日庆典来抒发他们的乡愁。我便有幸与支持西藏的巴黎人一起,享受了藏族节日的歌舞与盛宴。

 为我们这些从各国去的客人服务的,大都是穿着藏族服装的法国姑娘与小伙子。他们托着盘子为我们上西藏食品,为我们表演西藏音乐舞蹈节目,不少法国人能说一口流利藏语。藏族人必吃的年饭是一种带汤的面团,藏语叫“古突”的,用牛羊肉、萝卜、糌粑及其他佐料混合做成。按照传统,有的糌粑疙瘩里面包着小石子、辣椒、木炭块、羊毛等物,谁吃着什么,就象征谁的性格类似所食之物。例如,吃到木炭象征心黑,吃到羊毛象征心地善良,这些“发现”使得大家哄笑,平添了节日的欢乐气氛。很遗憾的是我这个汉人,傻乎乎地把碗里的糌粑疙瘩一吞而下,竟然没有发现里面藏着什么,这使得同桌的藏族、法国朋友开心不已。

 连续几天,一队从尼泊尔来的流亡藏族僧侣,为法国观众表演一种宗教性的舞蹈。在达赖喇嘛的画像下,那些年轻的和尚头带面具,身穿法衣,配合锣、鼓、法号、海螺的伴奏,不停地跳着,传达出佛教教义的一些内涵,如舍弃诸恶根、观修空性等等。我看不懂字幕上的法文,又不便太麻烦我的翻译,只好半懂不懂地观赏着,唯一能听懂的一句藏文,是演员们为观众祈福的新年祝愿–“扎西德勒”(祝吉祥如意)。

 每天晚上的文艺节目过后,观众和演员共进晚餐,然后才是讨论会。从印度、尼泊尔前来的藏族艺术家、作家和学者,向听众介绍西藏的历史文化、中共统治下西藏的灾难、以及西藏文化的重建。从欧美各国请来的藏学家,大都介绍他们研究西藏问题的学术成果,并对未来西藏的前途进行分析与展望。

 这些比较专业性的题目,居然每天晚上吸引法国听众满座。有时讨论会拖延到深夜一、二点钟,大部分听众仍然坚持不离场,算得上舍命陪君子。这使经常患疲倦症的本人感到惊讶:为什么法国人会对西藏问题有这样大的兴趣?是不是如一些中国人所说,这些老外全都成了执著的“西藏迷”,是因为一个拥有古老独特宗教文化的民族,符合了西方人对一个理想的、失落的过去的构想,或者说,这样一个雪域民族,满足了后现代西方人对东方净土的神秘感,所以,那块高原的命运,才这样牵动西方人的真挚感情。

 

    打破坚冰的法国人顾西内

 

 在巴黎和几位朋友讨论上述问题后,我得出结论,不能简单地以西方人对东方文化的猎奇来看待“国际支持西藏运动”的兴盛。虽然目前法国皈依藏传佛教的信徒已达几十万之多,但大多数法国知识分子支持西藏,是由于他们从左拉时代就开始的“好管闲事”的传统–以人道主义原则维护正义、帮助弱小。他们强调自由的积极方面,常常为理想、信仰和各种各样的乌托邦信念而奋斗。尽管当今西方知识分子有对政治厌烦的趋势,但法国人相信社会公正、维护人权的热情从未消减。

 这是中国政府最大的不满,近十几年来,被他们视为“内政”的西藏问题,由于国际化而扩大成为举世瞩目的媒体焦点。在中国政府大伤脑筋之时,流亡藏人的事业却因此有了转机。达赖喇嘛因此说,藏传佛教有三皈依,现在藏民族有了第四个拯救者,即国际友人。这些拯救者大部分是各国民间团体与人权人士,无权的他们,能耐不可谓不小。他们通过大量的努力,与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建立友谊,吸引本国人民关注西藏问题,施压本国政府改变不过问西藏问题的态度,并促使本国议会通过支持西藏的决议,——。

 第一个打破坚冰,以政府官员的身份会晤达赖喇嘛,使得使中国政府几十年的国际封杀政策破产的,即是法国人贝纳-顾西内。一九八九年三月,时任法国人道行动国务秘书的顾西内,在达赖喇嘛下榻的巴黎美丽斯宾馆,秘密会晤了达赖喇嘛。当时为了怕走漏风声,连达赖喇嘛身边的亲信大臣都蒙在鼓里。两个月以后,顾西内在电台谈话中公布了这次会谈情况,并要求国际社会派遣调查团去西藏。

 这以后的情景我们就可想而知了。中国驻法国大使强烈抗议,而法国政府却说,顾西内“代表了法国人民对西藏的普遍忧虑”。自那之后,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各国政府官员与达赖喇嘛的会谈如雨后春笋般举行,西藏问题真正成为一个国际问题了。

 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还有真正的理想主义英雄,笔者首先推举法国人顾西内。一九七一年他创建后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组织–“无国界医生”,提出“有权干预”的口号,不理会各国的法律与国界,开往世界任何灾难地区。与达赖喇嘛的会晤也是他一贯的理念,不顾任何外交压力,始终站在弱者一边。目前,顾西内正作为联合国专员在科索沃执行维和任务。

 

    支持西藏就是支持正义

 

 如果要更深入地了解法国人和西藏的历史缘分,我们可以去读《一个巴黎女子的拉萨之行》。这本书介绍大卫-妮尔–一位热忱而富有天赋的女东方学家,由于渴望佛教的生存方式,在1916年严酷的冬天,步行越过大雪封山的边境,到达西藏学习藏文经卷。今天,西藏宗教文化对于法国人,其魅力从未消减。

 即使是一些不如西藏有魅力的国家地区,一旦发生侵犯人权的问题,好管闲事的法国人也为之抗争,例如去年俄军血腥镇压车臣时,巴黎的一位哲学家叫安德烈的,他亲自跑到俄国国会,痛斥那些国会议员说:“现在车臣人每时每刻都在遭受你们的残害,我建议你们静默一分钟致哀!”毕竟俄国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了,那些议员不能不听从这个“干涉内政者”的话,老老实实低下头来。

 “干涉他国内政”的法国知识分子,早在六十年代就积极支持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利亚的民族解放运动,他们愤怒地走上街头,对自己祖国的不义进行强烈的谴责。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认为:那些曾经对自己的政府高喊“反对殖民者”的法国人,是有资格对他国欺负弱小民族的不公正说三道四的。

 在被誉为“人权国”的法国,人们都有一个理念:支持西藏就是支持正义。

   2001年3月

说明:拙文写于7年前。文中提到1989年时期的法国人道行动国务秘书的顾西内,就是法国现任外长库什内。

最近,在被问及是否希望巴黎出现大规模抗议时,法国外长库什内(Bernard Kouchner)对LCI电视台说:“是的,我希望人们能了解实情。如果要举行抗议,公众需要更好地了解西藏的真实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