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茉莉:《潇湘晨报》
 - 茉莉:撑藏语-孩子
 - 茉莉:活着,为了森
 - 茉莉:独特的“瑞典
 -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 茉莉:打起火把照亮
 - 茉莉:《野鸽子》带

 
 
茉莉:藏族精英的反叛和回归

茉莉


 

                   藏族精英的反叛和回归
   
                        ——浅谈扎加及其“新学派
 
 
 
                                                      茉莉
 

  “他们过来了,这次要去坐牢了。”当西宁市公安局一队人马冲进办公室,藏族学者扎加(笔名学东,又译学懂、雪懂)对妻子这样说了一声,就被带走了。这是4月23日,玉树地震发生后不久,扎加正忙于救助他的藏族同胞,辅导受伤者。
 
  在藏区救灾期间发生的这次逮捕,使著名藏族学者扎加及其“新学派”开始为中文世界所知。由于扎加的著作及新学派的论述都是藏文的,中文读者很少知道,这位在藏族年轻人中知名度很高的学者,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一方面,扎加被人称为“亲中共官方的知识分子”,另一方面,他与其他七位藏族知识分子联名签署公开信,呼吁玉树地震捐款不要经官方管道,被中共官方控以“煽动分裂罪”。
 
  认识扎加及其新学派,我们可以窥见一代年轻的藏族知识精英,为了一个苦难民族的救亡图存,他们在痛苦的思考与探索中,所经历过的错综复杂的思想轨迹——从反叛到回归。
 
 
 
   ◎ 追随更顿群培批判宗教传统
 

  几位读过扎加作品的藏族朋友告诉我,把扎加视为“亲官方的知识分子”是不对的。那么,为什么扎加会有这样一个不太合适的头衔?其原因在于,他的几部影响很大的旧作,如《理性的呼唤》和《质疑者的勇气》等,其中关于西藏宗教和文化的观点,从表面上看来与中共的论调比较相似。
 
  在上述作品中,扎加对藏民族的宗教文化从根本上持批判态度,几乎是全盘否定,因而引起藏族传统佛教人士的反感。作品大意是,由于佛教文明的传播,藏人变得唯唯诺诺,消极出世,只顾来世的幸福,不在现世里奋斗,古代藏人的彪悍雄风被扫荡一空。寺院等级森严,普通藏民只能顶礼膜拜,没有自己的独立人格。
 
  但是,扎加的批判和中共无神论的批判明显不同,他的批判武器是从西方思想武库里拿出来的,是以现代价值观作为出发点。例如,他把藏民族的历史和西方发展史作平行比较,指出在西方工业革命、法国大革命的时候,西藏人却陷入教派纷争。尤其是谈到西藏传统的政教合一制度,造成藏民族的民主、自由和平等观念的缺乏。
 
       这种批判对于全民信教的民族来说有点惊世骇俗,但是,这在西藏历史上却不是首例。20世纪的前半叶,西藏有一位著名僧侣、充满传奇色彩的西藏天才更顿群培。此人曾在印度研读十几年,得以从广阔的视角审视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深感古老落后的体制是藏民族发展的绊脚石。为了西藏的复兴,更顿群培从传统中走出,采取了宗教内部扬弃的形式,反对西藏政教合一的体制。
 
  达/赖/ 喇嘛曾经评价更顿群培说:“是二十世纪的西藏民族史上具有与众不同的学问和见识、非凡的智慧和思想远见的开明人士。”可以说,更顿群培是西藏第一个具有现代意识的人文主义知识分子,他既是伟大的学者和翻译家,也是画家和诗人,在藏族学术文化史上承先启后。但和扎加们比较起来,出生于一百年前的更顿群培显然受到时代的局限,他批判宗教的思想武器是马列主义的。1946年他从印度回到拉萨,箱子藏着一张斯大林的画像。
 

  
   ◎ 类似“打倒孔家店”与偶像破坏
 

  更顿群培没来得及看到西藏的沦陷就去世了,否则,曾参加“西藏革命党”的他,也许会转过身来参加反抗中共的藏民起义,以捍卫他自己的民族和宗教。而扎加及其新学派的同仁,身处藏民族丧失自主权、被异族统治的时代,他们的痛楚和创伤更为深重,因此,他们的反思和言说也就更为离经叛道。
 
  扎加们的这种叛逆性反思,源于对“落后就要挨打”的现实的认识。他们实在太希望藏民族能够发奋图强,能够重新焕发出青春,因此爱之深,责之切,对本民族文化的保守弱点进行反省,其否定和批判也就异常尖锐。
 
  对此,我们中国汉人并不陌生。中国一百余年的近代史,自清军入关到鸦片战争,中国逐渐走向衰败。人们认为这是统治者长期推行孔孟之道的结果,因此,五四运动喊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五四先贤向传统文化展开全面进攻,反对“名教纲常,君道臣节”。后来,陈寅恪先生标举出“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原则。
 
  人类精神的历史从来就不是盲从的历史。在世界历史上,西欧启蒙主义运动的思想家,就曾反抗宗教势力对人民精神的统治与束缚。尼采等“偶像破坏者”提出“重估一切价值”,其重点就是重估基督教道德之价值。那些主张也许过于片面偏激,但我们必须承认,反叛本身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
 
  听说达/赖/ 喇嘛对扎加的观点有这样的评价;“因为扎加太热爱这个民族,才会有这样比较偏激的观点”。这句话在海外藏人中流传,虽然未经证实,但我相信这位思想开明的藏传佛教领袖,会这样认识理解扎加等年轻一代。一个沉淀厚重的文明,应该能容忍并接受一些幼稚而偏激的批判之声。
 

 ◎ 在零八僧侣抗议后向佛教传统致敬
 

  扎加等人的简单偏颇之处很明显,他们只看到藏传佛教的消极保守之处,没有看到佛教作为一个伟大的宗教,不但创造了灿烂的藏族文化,更在藏民族的生存延续之中起着凝聚力的作用。即使在西藏被中共统治了半个世纪的今天,佛教仍然具有巨大的向心力,成为藏民族的一面神圣的旗帜。
 
  同时,扎加们也忽视了藏传佛教自我更新的能力,例如十九世纪兴起于西藏的“利美运动”,就提倡以开放的心态,舍弃各教派之间的藩蓠。现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五十年来一直就在进行自我改革,从传统的政教合一走向现代民主化。
 
  2008年,西藏爆发抗议运动,寺院的僧侣走在示威的最前列。这次事件震惊中外,被视为藏民族精神的转折点。扎加因此认识到佛教的另一个面向——人间关怀与社会参与,认识到僧侣在捍卫本民族权利上的积极作用。惊喜地发现藏民族在觉醒,他开始改变过去全盘否定佛教的偏激观点。
 
  四十五岁的扎加受到自己良心的责备,因为,当2008年的西藏示威发生时,他因为恐惧,担心丢掉自己的饭碗而没有站出来声援。后来他决定不再沉默,于是撰写了《开天辟地——写给藏历土鼠年革命》一书。这本藏文著作只印了一千本,摆放在扎加妻子拉措的书店里出售。该书出版后两个月扎加就被捕了,他的妻子被公安传讯,书店被强行关闭。
 
  据读过该书的藏族朋友说,该书从理论上总结了“西藏零八和平抗争”,探讨以“非暴力不合作”方式解决西藏问题的可行性,提倡用和平的方式来争取西藏独立。扎加认为,只要拿出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时期的英勇精神来抗争,西藏的独立并非是幻想。
 
  除了这部令中共当局恐惧的新书之外,扎加还有另一个严重的罪名,他和几位藏族知识分子一起发表的藏语公开信。在哀悼地震死难者的同时,他们批评当局封锁灾区的做法,痛斥中国政府“何处没有贪污和据为己有的恶习”,呼吁大家自行派遣人员为灾区捐赠。
 
  回顾扎加们所经历的思想轨迹,我们看到西藏的现代性与传统性之间的冲突。当叛逆的扎加们开始向本民族传统致敬时,他们对传统已经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做出了一种更深层次的解读。这种反叛和回归的过程,使博大精深的藏传佛教受到年轻一代的挑战,从而产生自我扬弃与自我完善的动力,给藏民族带来更大和活力与生机。
---------
原载《开放》杂志2010年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