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图文) 茉莉:《诗从
 - 茉莉:撑藏语-孩子
 -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 茉莉:仿苏格拉底追
 - 茉莉:藏族精英的反
 - 茉莉:西方人为什么
 - 茉莉: “农奴曲”老

 
 
茉莉:北欧萨米与西藏自治

茉莉


 

 

               北欧萨米与西藏自治
 

    
     
                                      茉莉
 
 
 
  
  一年复一年,肩负藏民族使命的达赖喇嘛特使洛地嘉日前去中国谈判,原本年富力强的他已经两鬓灰白,皱纹满面。至今为止中藏八次谈判,每一次的结果都是零。在最近一轮会谈中,特使向北京方面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北京给予藏人社区真正的自治。而北京方面照样是老调重弹,说西藏早已自治了,并谴责达赖喇嘛要求自治是“搞分裂”,搞“变相独立”。双方仍然是各说各话。
 
  好在少数民族自治和人权保护问题,已经超越国家内政,进入国际关注范围,西藏问题尤其如此。当今各国的少数民族问题,只要应用比较的方法,就能看出其差异之处。西藏到底是否已经自治?我们可以用一杆普世的尺子去衡量。
 
 
 
   ◎ 北极小鹿与雪山巨狮之比较
 
 

 拿北欧萨米族和西藏民族相比,就好像拿一只北极小鹿去和雪山狮子进行比较。作为欧洲最后的土著民族,萨米族大约有七万多人,生活在挪威、瑞典、芬兰和俄罗斯等国北部,其中居住瑞典境内的只有一、两万人。而居住在青藏高原的西藏人,却有六百万左右。
 
  萨米族和西藏比较相差太远。这个游牧民族以狩猎野鹿、荒原捕鱼和采集野果为生,直到近代才开始有一些农业和手工艺,开始定居下来,他们从来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国家或政权,甚至没有氏族和部落之类的组织。萨米族的社会基层单位叫“西达”(Siida),只是一种共同狩猎、合作放牧的组织。
 
  而西藏却早在一千多年前就统一了各部落,建立了强大的吐蕃王朝。尽管中共为给他们统治西藏制造合法性,称西藏在1950年之前的社会制度是农奴制,但研究过西藏历史的人都知道,当时大部分西藏人都是农民,与奴隶制不能相提并论。在社会形态方面,西藏曾经比萨米族要先进得多。
 
  在中国的少数民族中,与北欧萨米族最相似的,大概就是鄂温克族了。中国东北的鄂温克族也只有几万人,曾和北欧萨米族一样饲养驯鹿、住在帐幕里,逐水草而居,甚至也曾和北欧萨米族人一样信奉萨满教。但在中共的同化政策下,鄂温克族人和满族等民族的命运一样,已经只会说汉语,和汉族没有区别了。
 
  在中国鄂温克等民族被彻底汉化之际,原本已被北欧国家“挪威化”或“瑞典化”了的萨米族,却获得了民族文化的复兴。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战后的欧洲兴起了族群运动,各国开始重视并保护少数民族权利。1997年,挪威哈拉尔五世国王就过去的‘挪威化’政策给萨米人民造成的不公,向萨米人表示道歉。
 

  
   萨米议会体现自治权利
 
 

  如前所述,西藏人千年来有自己的王室与政府,而萨米人却是无组织的散居者,他们在分属于北欧各国的土地上游牧,濒临被同化。近几十年来,北欧主权国家根据联合国有关精神,通过立法,保护和发展萨米人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促进了萨米族群的复兴运动。
 
  自七十年代起,芬兰、挪威和瑞典等国先后成立了“萨米议会”。各议会由每四年一次的选举产生,候选人来自萨米族各党派,具有代表性和法定地位。议会的职责是给政府制定萨米民族政策提供信息来源和对话渠道,并负责一些领域行政管理和政策措施的实施。在涉及萨米语言、文化的事务上,议会拥有相当的决策权。萨米议会是相当于公共行政机关的角色,体现了少数民族的自治权利。
 
  尽管萨米族人口在北欧国家所占的比例很小,而且这个小小族群居住在人迹稀少的偏僻北方,但北欧政府特别认真地保护他们的选举权利,总是及时把每一张选票送到选民手里,甚至发生租用专机送选票的故事。萨米人不但有权参加本民族的议会普选,而且有权作为公民参加国家大选。
 
  而自古以来就自成一体、自行管理的西藏,在被荷枪实弹的中共大军“解放”了之后,也曾有一个允诺其“自治”的《十七条协议》。然而后来,这种“自治”并没有让藏人自己管理自己,而是把藏民族原有的各大宗教领袖一一逼走,改由全副武装的汉人去管理。和幸运的北欧萨米族比较,西藏人的悲哀实在太深。
 
 
 
   ◎ 挪威水坝抗争事件政府让步
 
 

  当国际社会谈保护少数民族文化时,不仅意味着要保护传统文化本身,而且包括保护传统文化背景下的社会形态和自然环境。七十年代发生在挪威的一个水坝抗争事件,就反应了现代化与传统文化的冲突。北欧国家解决冲突的方式,是值得中国借鉴的。
 
  和祖祖辈辈定居高原的西藏人不同,因游牧而居无定所的萨米人并未拥有自己的土地。早在几百年前,瑞典、挪威的垦荒者就进入萨米区域,而后又发展了伐木、开矿和水力发电等产业。萨米人只享有依季节的需要放牧驯鹿的权利。
 
  在挪威北部萨米人聚居区有一条阿尔塔河(Alta-Kautokeino)。1973年,当地政府决定在河上修建一个大坝,用于水力发电。阿尔塔河是萨米族人心目中神圣的母亲河,这项工程一旦按原计划修建,除了会淹没一个萨米族村庄之外,更会破坏萨米族人心中的神圣。于是,当地萨米人联合环保人士,采取包括示威、绝食、占据政府办公室等各种手段,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发起一系列抗争活动。
 
  “阿尔塔河之争”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它是萨米人争取对自己山川与土地的自主权的抗争。这场冲突引起国际社会关切挪威如何对待其少数原住民,导致挪威政府做出让步。最后,挪威政府缩减了水坝的规模,并且让绵延十几公里的水道隐藏在山体之中,从而最大程度地保护了当地的自然风貌,那个萨米村庄也因此幸存下来。
 
  这个事例体现了北欧的民主精神,这就是说,真正的民主应该包括认同少数民族的个人及集体权利。尽管少数民族地区水土资源的使用权和拥有权,仍然是具有争议性的议题,牵扯到多方面的利益纠纷,但民主制度下的抗争与协商,能够获得一个双方妥协的结果。水坝抗争事件产生了很大的后续效应,促成挪威政府重视萨米族人的权利,并于1987年通过了《萨米法》。
 
 
 
   ◎ 民主的中国可解决西藏问题
 
 

  中国也有不少传统的名山圣地,如佛教圣地五台山,历代帝王封禅祭天的神山泰山。除了文革期间遭受破坏之外,当今中国政府还是对这些名山圣地实行了保护,不容许任意挖山开矿。
 
  然而,去西藏挖山开矿却是一股新兴的潮流,汉族开矿者似乎不认为藏人的神山也需要保护。唯色在《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雅拉神山?》一文里,谈到藏区八大神山之一——美丽的雅拉神山的命运。由于雅拉神山发现铅锌矿,吸引了一批铜臭味极重的非朝圣者前来。“开采雅拉神山,在老板心中是赚大钱的机会;在某些官员的心目中,是他们‘致富的门路’;而在老百姓心中,这是无言的痛。”
 
  当地藏民曾勇敢地维护他们心中的神圣。据唯色说:“老乡们手牵手把神山围了起来,还派??8个长老去成都告状,可是随后这次事件被警力平息下去了。”没有一个民主的制度,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了几千年的藏人,无法像挪威萨米族人一样保护自己的神圣所在地。政府任意动用警力,堵绝了与原住民平等协商的可能,令藏人心怀更大的怨愤,导致更多的汉藏冲突。
 
  最近达赖喇嘛在欧洲访问,参加了纪念波兰前总统瓦文萨获颁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纪念仪式。达赖喇嘛在演讲中说:“当中国变得更加的民主,有了言论与法治的自由,特别是新闻的自由……那么一旦中国成为一个开放的现代社会,在西藏问题上,我想在几天之内,便可得到解决。”
 
  也许达赖喇嘛的看法乐观了一点。即使中国民主了,民族问题仍然会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但是,达赖喇嘛终于看到了问题的实质:没有民主制度做保障,弱肉强食的现象就无法制止。从当今挪威国王向萨米族人道歉一事可以看出:民主和专制的区别,是文明和野蛮的区别。
 
  被挖得遍体鳞伤的神山似乎是一个隐喻,象征着西藏是一个巨大的伤口。医治这个伤口的良药,唯有民主制度。
------
 
原载《争鸣》杂志2009年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