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容若->正文
 专栏新作
 - 容若:不读书年代的
 - 加拿大经验、种族与
 - 解读主流(一)
 - 解读主流(二)
 - 移民的“胡化”困境
 - 似水年华 美人迟暮
 - 今天你“读”CBC了吗

 
 
移民的“胡化”困境

容若


移民的“胡化”困境

       作为技术移民来到加国的大陆朋友,多半具备专上教育背景,亦多为三十以上的成年人,其母语文化素养高于原社会的平均水准。这原本是值得骄傲的身家资本之一,却不幸成为融入新家园的一项障碍。有如一张白纸易写易画,而早已浓墨重彩的画面却只可小改不能重来一样,专上文化程度的移民朋友在思维和行事各方面其实早已烙下了很深的本民族语言文化印记,这种汉民族特性使第一代移民在有生之年,很难顺利如意地“胡化”(即今天之“西化”)成功,完全融入本地主流社会。同时,汉文化所化的移民,在去国日久之后,也会渐渐与国内的前沿文化脱节,亦很难再称为严格意义上的汉语文化人。


的确,文化决定了一个民族最主要的特质,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另一个民族的根本所在。阅读陈寅恪大师的史学著作,印象至为深刻的一个重要论点是:不同民族乃不同文化之体现。陈先生研究北朝史,认为凡关于胡汉同异的讨论,决定因素非胡汉种族,而完全在于文化,即胡化、汉化问题。胡人汉化则应定性为汉人,汉人胡化则应定性为胡人。也就是说,文化之关系为重,而种族之关系为轻也。


一般来说,民族与三个因素直接相关:种族(血统);文化(教化);地域。陈寅恪的观点是,在上述三大因素中,文化之教化居于首位,无论其属于什么血统,也无论其居住于何处地域,皆以“教化”即文化,定其“民族”之属性。这一点与某些主流人士的看法不谋而合。他们认为,仅仅入籍是远远不够的,虽有公民权,虽按时纳税、遵纪守法,但还不足以被以他们为代表的加拿大人所承认,必须抛弃(或至少暂时性失忆)母国文化,并积极浸润于主流文化(即英裔白人文化)之中,经年累月之后,才有可能真正融入,最终成为一个Real Canadian。


在历史上,汉化即中国文化同化现象在世界各国几可称为遍地开花。比如唐宋时期的西域人、日本人和朝鲜人等异族接受中国内地儒家思想,习染中原文字、习俗等现象十分普遍。甚至一些本有自己宗教、文字地区如“畏吾儿、突厥、波斯”等,在与中国交流中也比较容易就接受了中原文化的影响,说明汉文化在与他民族文化交流中有着一定优势,并居于主导地位。到了元朝,虽汉人为异族所统治,但世祖忽必烈仍必然接受儒术,实际上正是文化弱势的侵略者为文化强势的被侵略者所同化。


这种不以国势衰落而衰落的汉文化主导强势,代代相因,延至今日,竟内化为几乎所有中华文化学子的心理优势,在海外形成了这样一种有趣的现象:越是中文功底出色的,英文越是难学精深,或者虽有一定英文程度,但却无意于深入,平日所习皆为中文图书,而英文书的用途除了催眠之外,别无他用。确实,汉化已深的移民,即使虚心向学,无奈本性难移,在思想已定型的成年期,是很难彻底逆转,“胡化”为本地“正宗”的。


于是,无论适应能力强弱,作为汉文化所化的移民,我们都在不同程度上挣扎于东西文化的两难困境之中:理论上很明白要彻底融入才能生存得更好更高更强,才有可能成为社会的中坚,感性上却不能也无法割舍对母文化的依恋与迷醉,而耽于母文化的温情之中,势必影响我们“胡化”的进程。

在实际生活中,无论移民中的每个人主观上是否珍视自己的汉化,去国益久,客观上的胡化都会越来越深,即不管感情上如何依恋母国文化,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也会与她渐行渐远。几年下来,睡梦中喃喃而语的梦话,竟然少了乡音,多了“鬼”话。虽然还不是“正宗”“胡语”,但在文化深层,好象也因此少了许多“正宗”的汉味。


当我们举起左手向英女王及她的后裔宣誓效忠之际,你会不会感受到那种夹在胡化与汉化当中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