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容若->正文
 专栏新作
 - 容若:不读书年代的
 - 加拿大经验、种族与
 - 解读主流(一)
 - 解读主流(二)
 - 移民的“胡化”困境
 - 似水年华 美人迟暮
 - 今天你“读”CBC了吗

 
 
从“团结”、“齐心”、“去中国化”谈起

容若


在开始本文之前,我想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政治取向。当我在不同媒体发表重视环保、支持同性婚姻、主张多元平等、保障少数权益等观点时,人们会把我同自由党联系起来;一旦我大力拥护各种减税(从企业税、消费税到个人所得税)方案、支持打破公营行业垄断、提倡社会成员的竞争与奋取、主张加国在国际事务中积极负责、赞成加强打击犯罪等政纲时,人们又把我划为保守党。实际上,到目前为止,联邦几个大党的理念政纲,没有一个让我能够完全做到信服归顺。也许早前的进步保守党,或合并后的保守党中的左翼(即红色托利),能比较与我的价值取向相对一致,即:经济价值观保守、社会价值观自由。

下面就本网看到的一些观点,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华人是否一定要“团结”、“齐心”?

我在引言中举自己的例子,是想说明,现代社会,即使在一个人身上,要做到完全的、时时处处的与某个政党某个集团的所有理念基本一致,都不那么容易,何况是不同的个体与人群。华人是否团结的问题一直在华语社区有争论,“华人团结参政”也曾风云一时,既在选举具体华裔议员时收到一定的组织效应,也由此在英语社区引致“族裔票仓”、“族群割裂”的恶评。一些人很在乎“团结”“齐心”的问题,而我却有不同看法。华语社区与所有社区一样,各种政治理念形形色色,对不同党派不同时期不同政策的看法更是千差万别。不可能用一个组织来统合大众的思想。举例来说,两位华裔候选人,一位是保守党提名人,一位是自由党提名人,他们的支持者有不少是华裔人士,这两派至少在竞选期间是不可能团结一致的。

还有,在某些公共政策或涉及华裔社区具体利益问题上,也不太可能总是“呼声一致”“齐心协力”,这在客观上做不到。虽然人数较多的诉求往往能得到人们的重视,但人数少的诉求也并非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有些最初看上去只是少数的诉求,演变成多数也许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换言之,与其花精力处理是否“齐心”与“团结”,不如更多集中在对议题的研究与学习上。

二、我们真的能做到“去中国化”吗?

子贤谈到所谓“去中国化”,如果是从提倡不局限于本族裔的小圈子,更多关注与参与社会多层面的内容这个意义上看,应该说是积极正面的,有利于融入本地社会。不过,作为少数族裔,尤其是第一代移民,对母国的文化传统、政治体制比较熟悉,对与母国相关的事件相应就会关心得多,也更乐于发表意见,我认为这是正常现象。实际上,本论坛的网友,无论观点如何,一半以上的多数乐于讨论与中国相关的种种问题。此外,我们也不能不承认,由于肤色血统及文化影响种种因素,尽管有不少人主观上自认非常归顺居住国,认同居住国价值观,并极力注意向“主流”看齐。但是在客观方面,族裔特征与母国形象仍会顽固地影响、左右其他族群对族裔个体的认识和了解。正如美国新影片《总统之死》中,布什遇刺后封锁的大楼里,排查刺客嫌犯,就是从伊拉克、叙利亚、索马里、阿富汗等中东国家的姓氏或联系开始。FBI的人解释说,这不是种族歧视,而是常识。这一点说得没错,因为姓氏连带的就是你的母国形象或母国人群给外界长期形成的思维定式,除非整体发生变化并因而逐渐改变外界对这一整体的认识与看法,个体的作为,更多体现在如何促使整体形象变好而不是变坏上面,而不大可能从整体形象中摆脱出来。

三、加大打击犯罪力度的理念并非华人从母国“输入”

华人移民从关心与自身或本族裔相关的事务出发,进而熟悉了解更大范围的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其他公共政策,诸如环保、医疗健保、枪支管制、国家统独等,本身正是提升族裔形象的努力。比如,411游行自然引出我们对加国司法政策与现状的关注。在打击犯罪的力度上,历来有重视人权的NDP、自由党等党派与保守党之间的PK。 保守党上台后,一再加大对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从街头超速予以重罚到枪支犯罪刑期加长等,显示与自由党统治时期不同的司法理念。而加国治安的恶化与民众要求更安全环境的呼声,也迫使居于官方反对党的自由党不得不对原有政纲进行调整,甚至与保守党的政纲理念趋同。


四、我们能不能批评加拿大?

前面讲到,不同人群对不同政党的政策会有支持与反对的态度与呼声。所以,批评加拿大某一执政时期某一方面的政策,并不等于诋毁加拿大,反对加拿大。而那些对批评者说:“如果不好,你为什么移民过来?”或者“觉得不好,就滚回去”之类的话,是不合情理的。加拿大的一些公共政策,有的已推行数十年而未变,随着时代的演进,有必要做一些调整与改进。英语社区(智库、大学、传媒、公众)在一系列公共政策上针对不同政党的政策政纲一直都会提出批评和建议,比如公营医疗,我本人就很推崇Fraser Institute(菲莎学会)经济学家麦马洪的研究意见,实行“医疗储蓄帐户”(Medical Saving Account)改革,即区别于大锅饭低效浪费的加拿大现行全民医保体制与美国私营医疗(集体医保)方式的第三条道路,既可保障低收入无收入人群的就医权益,又使国家医疗补贴用得其所,减少浪费,增加竞争,吸引医护回流。

五、诉求的成效与我们做功课的深度成正比

作为加国公民,只要我们觉得政府的政策举措上有不合理之处,就可以把它提出来,并争取用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要求,这正是热爱加拿大的表现。作为加拿大公民一部分的华裔移民,在解决生存问题之后,有人能够重视自己的权益,关心社区进步,参加公益事业、帮助促进政策的转化,甚至愿意花时间精力出来组织社团,出面参选,这些人都值得我的尊敬。

不过,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关心政策举措、积极参与改进社会之前,必要的功课还是需要做,所谓提高问政能力,并非只对政治家有此要求。我们的不满,如果没有一定的论据来支持,也很难赢得多数人的理解和认同,更不用说起到促进政策改变的作用。

温哥华的华人社团已经不少,各地同乡会及各种名目的社团都有,我承认它们在丰富业余文化生活、加强感情联系方面,或许有帮助,但如果有人乐意成立不分族裔的“加拿大公共政策研讨会”(Canada Public Policy Forum)(与高层次的精英智库不同,而是更普及化和草根化),我本人倒是很愿意加入其中,与大家一起分享个人的意见与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