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茉莉:在国难当头的
 - 茉莉:瑞典资本家和
 - 从缄默协议到历史记
 - (图文)影星嘉宝的瑞
 - (图文) 茉莉:伯格曼
 - 从“蓝色血液”到人
 - 茉莉:独特的“瑞典

 
 
茉莉:在国难当头的瑞典

茉莉


 

在国难当头的瑞典

 

       茉莉

 

 “海洋吞噬了你们的生命 / 天空给铺下回家的路程 / 昔日去时,印度洋岛屿鲜花盈盈 / 今日归来,瑞典举国泪水飞纷 /”在《致南亚海啸中的瑞典死难者》一诗中,我描绘了这样一幅真实的情景:2005年1月5日,瑞典用专机从泰国接回第一批死难者,穿黑衣的国王、政府大臣和亲属,流着眼泪,在冰雪寒冷的凌晨静候机场,迎接一副副覆盖着蓝地黄十字国旗的棺木。
 
 在诗中,我把这些死于海难的瑞典人,称为“追逐温暖阳光的人”。北欧漫长而寒冷的严冬,令不少瑞典人难以忍受黑暗天气的压抑,他们便利用圣诞节假期,前去南方享受明媚的阳光。除了西班牙岛屿之外,泰国的旅游胜地普吉岛和披披岛,也成了瑞典人的“度假天堂”,那里有著名的白色沙滩,洋溢热带风情的棕榈树和椰子树,还有丰富多彩的歌舞和夜生活,令人流连忘返。因此,当天堂突然沦为地狱,不少瑞典人在海啸卷起的巨浪中失踪。

 对于得天独厚享受安宁的瑞典,这是在近三百年间未曾遇到过的巨大国难。作为西方最大的受难国,瑞典在这次亚洲海啸中失踪和死亡人数之多,令世界惊讶。一个只有900万人口的小国,一度有几千人在海啸卷起的巨浪中失踪,大约有百分之三十八的瑞典人有亲朋、同事或熟人陷入灾难,其比例之高,令这个小国深受创伤,以致新年变成全国哀悼日,各地降半旗为南亚海啸遇难者志哀。

 

    救灾更要追究政府责任

 当电视上出现南亚旅游胜地变成水国泽乡,尸横遍地的图像,瑞典人的反应除了震惊悲痛之外,就是追究政府行动迟缓的责任。在海啸发生的最初时刻,欧洲他国,例如经常遭受地震威胁因而有经验的意大利,立即采取了救助行动,而瑞典政府却迟延了一天,才派出救援人员。

 在我这个中国人看来,瑞典政府没有及时反应,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当时正好是圣诞放假,由于长期和平造成思想麻痹,政府有关部门的应急机制,一下子启动不灵,再加上南亚和北欧天各一方,既有时间差,也有地理距离的遥远,让人难以真切感受海啸的可怕程度。

 笔者还记得,1976年7月中国唐山市发生大地震之时,负责救灾的解放军部队在三天之后才抵达灾区,他们却获得了灾区老百姓一片感激之情,被称为“毛主席派来的救命恩人”。当时,解放军救灾的英勇事迹被大肆赞美歌颂,而死于唐山大地震的655 000中国人(根据瑞典媒体引用的数字)的惨况,却鲜有图像和文字详细报道,当局更禁止国际媒体进入灾区采访。封锁消息并拒绝一切国际援助的做法,使唐山地震灾民的苦难更为深重。

 然而,民主的瑞典却完全不一样,人们对自己纳税养活的政府,不但毫无半点感恩之情,而且还要不依不饶追究其拖延时间的责任。媒体的批评声浪气势汹汹,铺天盖地。政府官员从首相到外交大臣,只能低头检讨,忙不迭地认错。

 瑞典外交大臣莱拉·弗赖瓦尔兹是媒体集中炮轰的对象。由于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莱拉女士在听到海啸发生的消息后,还曾按照原计划去戏院看戏,因此备受诟病。为了将功补过,莱拉立即跟随救援人员一道前往泰国,现场了解情况,帮助被困在那里的瑞典国民回国。在亲眼目睹悲惨灾情后,莱拉感到很震撼,她对媒体沉痛地说:如果政府行动迅速一点,会减少许多人的痛苦。最近,瑞典首相也前去南亚,和泰国政府探讨救灾问题。

 有意思的是,正当瑞典政府被本国人民批评得狼狈不堪的时候,北欧邻国如挪威、丹麦,却一个劲地表扬瑞典政府在救灾中的表现,特别是以瑞典外交大臣亲自访问灾区的典型事例,来教训本国政府救灾不力。在民主国家人民的眼中,无论如何,总是自己的政府不好。

 

    舆论监督和危机处理机制

 瑞典的民族性,偏向于严格遵守纪律一类,被认为是西方世界中最有组织性的国家之一。作为著名的“人道资本主义国家”,瑞典更是世界上最重视人道救助的民族,近几十年来,许多第三世界穷国都得到过瑞典的慷慨支援。

 然而,这样一个以善于组织闻名于世的民族,居然在救灾中落后于他国,使自己遭难的国民得不到及时的救援。这些事实被揭发出来,大大震惊了瑞典社会。

 在这国难当头的时期,笔者再一次领教了西方新闻媒体作为“第四权”的厉害。无所畏惧、斗志旺盛的媒体,以调查性的新闻报导,纷纷揭发政府部门之间的沟通不良,追究工作人员的失职。电视台甚至制作特别节目,展开民意调查,采访受害者及各方人士,给有怨气的人们提供发泄怒火的机会,并用图表展示人民对政府作为的评价,也对反对党、民间援助组织,旅行社、教会等机构的重要职能进行评价。

 民间救援组织在舆论调查中获得高分,而外交大臣被评为不及格。反对党议员因此要求外交大臣辞职,并认为执政党首相要负更大的责任。那么,反对党是否也有责任?他们自我检讨说,反对党应该在第一时间里,督促执政党积极采取救助行动,但他们一开始也只是旁观。

 在各方面都追究责任,自我检讨的同时,瑞典国王却大大得分。由于国王在获知灾情的第一时间里,表示了他的焦虑和关心,因此被人民赞赏,瑞典的君主立宪制也因此得以巩固。

 正是这样把一切问题透明地摆上桌面的做法,促使瑞典人考虑如何以最佳手段加强危机处理的问题。在野党保守党在猛烈抨击执政党之后,提出一项议案,建议成立一个“公民委员会”,监督政府处理南亚危机。而后,各种关于强化危机处理组织的议案相继提出。

 

    宗教医疗人类的集体伤痛

 一场令人猝不及防的海啸,将恐惧、死亡、悲惨与血泪展示给世人,使人深感在自己大自然面前的无能为力。这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人们往往在痛苦无以自拔时走进教堂,寻求上帝的爱和安慰。就连不信神的笔者,也在海难发生后,专程前去本市教堂,点燃一支白色蜡烛,和瑞典人一起为死难者祈祷。

 灾难使人们思考,尽管人类如此脆弱,苦难无法摆脱,但仍然有爱和希望存在,只要人们互相温暖,互相救助,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毁灭我们。于是,本着基督救世的精神,瑞典各界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如火如荼地展开捐献救助活动。尽管本国受灾严重,小国瑞典捐助给亚洲灾区的款额,高居世界第四位。

 目前,瑞典各界正在尽一切力量,给本国受害者及其亲属提供医疗、心理辅导和经济帮助,与此同时,瑞典人还挂念无以为生的印尼、泰国和斯里兰卡的灾民,因此讨论尽快重返南亚,以帮助那里振兴旅游业。在这些令人感动的救灾活动中,北欧以人的价值为中心的文明,展示出它的光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