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铁狮子->正文
 专栏新作
 - 铁狮子:我五舅的幸
 - 铁狮子:梦里西湖
 - 铁狮子:飒爽英姿五
 - 铁狮子:八月十五谈
 - 【惊悚小说】- 网络
 - 【惊悚小说】- 网络
 - 【惊悚小说】- 网络

 
 
铁狮子:我五舅的幸福生活

铁狮子


我五舅在家排行老末,他上面有两个姐姐四个哥哥,兄弟姐妹共有七人。
 
我妈妈娘家,到我姥爷,一直是单传,好像有三四代的样子。所以,我姥姥嫁入孙家后的首要任务就是传宗接代,使家丁兴旺。她老人家也真争气,一气儿诞下九婴,其中夭折二人。说是“一气儿”,其实也不是一年一个。我妈妈排在第五个,与家中老大相差有15岁,与家中小弟则相差有七八岁,平均算下来两三年一个吧。
 
我五舅是文革前一年的大学毕业生,毕业於北京体育学院。
 
据母亲讲,五舅自幼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上清华大学是一定没问题的。但是五舅偏爱体育,因为他上大学前就一直在体校接受训练,项目是跨栏跑,就是现在刘翔玩儿的那个。而且还在某个运动会上拿了名次。

五舅报考大学前,全家都不赞成他搞体育,主要是觉得将来的工作性质不理想。一天到晚,无冬立夏地在室外工作,而且也有点像是碗青春饭,怕他老了没有一技之长不好转行,等等。那时人们的观念还是崇尚学习数理化,觉得那才是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真本事。

可是五舅少年有志,且初生牛犊不怕虎,非要上北京体育学院不可,并且还想在个人的体育项目上有更好的成绩。就这样,在一片非议声中五舅如愿以偿地进了北京体院。

五舅在京读书时自然是要常来我家的,我们小孩很喜欢他来,他一来我们就缠着他疯玩儿。但是家里的保姆就比较紧张,因为他饭量巨大,若赶上吃包子,他一个人就能吃一屉多。那时侯是蒸锅大,包子个儿也大,每个包子至少有一两,他一人就能吃十几个。有时还一边吃一边和我们逗着玩儿,演示他的口大,两口就一个大包子下肚,惊得我们这些小孩儿直咋舌。

印象中和五舅一起参加的重大活动有三回。一次是某年“十一”晚上,我父母带我们去天安门广场看礼花,五舅是和我们一起去的。其实在我们那五层宿舍楼的楼顶平台观看礼花是绝佳之处。但是天安门广场晚上还有一些歌舞表演和集体舞之类的,那些节目对于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也特具吸引力。可是真去了才发现,热闹是热闹,但是那一圈圈的载歌载舞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围住,我们小孩根本就看不见。这时就多亏有了大人,只有在他们抱起或举起时我们才能看上一眼。记忆中我小弟最享福,他一直就是在或我爸或我五舅的肩膀上骑着。

第二件事是某年暑假五舅带我和我哥乘火车去开封看望姥姥。途中一路耍闹,我们学会了游戏打手板和指鼻子。同行的还有他学校的一位同学,那人也是很滑稽很会逗乐的。到了开封后五舅就没了影儿了,终日不见人,据说是天天去见他的女朋友。

第三件事就是五舅结婚。那年冬天我奶奶和我家保姆在家里大张旗鼓地做新被子,被子很漂亮,都是艳红鲜绿的缎子被面。在我家,只有我爸妈和我奶奶的被子才是缎子的。最初我还以为这回轮到我们小孩子们享用了,一打听才知道是为五舅结婚准备的。

奶奶和保姆一边做被子一边嘀嘀咕咕,一幅神秘兮兮的样子,我瞪大了眼睛想弄明白她们在议论什么,结果是见况她们就不讲了,可是我一走开她们就又接着嘀咕。很多年以后,等我长大了才知道我五舅当时是奉子成婚。掐指算来,从他暑假回家到冬天也确实有几个月了。后来我奶奶还对我说过,我五妗竟然敢问她,“J母,我这身子是不是还看不太出来呀?”我那小脚奶奶对我说,她怎么还好意思问出口呢,其实大家都在回避这件事,装着不知道。

我五舅年轻时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连我这小小女孩都看出来了,可见不是一般的帅了。我猜想倾慕他的女生颇多。而这位准新娘是他的中学同学。初见新五妗我有些失望,因为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其实我也没有一个什么固定的模式,只是觉得不该是这个样子。

她个子不高,那儿那儿都圆圆的。圆脸、圆鼻头、圆眼睛、圆圆的酒窝、圆圆的嘴。爱说,爱笑;爱大声讲话,爱嘻嘻哈哈。还爱张罗着帮忙做这做那,搞得我家保姆很紧张,因为保姆觉得她帮不上忙还尽添乱。其实她也不会做家务,就是新媳妇(又是客)总要表现一下的。

五妗没有上大学,上的是师专。毕业后在学校教音乐。她爸在市委工作,有些地位,所以她出身算是高干。这次她只身进京完婚其实是件很难为人的事,其一,她一个大姑娘未婚先孕,这在那个年代是件很严重的事;其二,就是我五舅正在读书不能离京,只能她孤雁单飞千里迢迢来京完婚;其三就是婚事只能简办,因为匆忙与尴尬她的家人一个都没有在场。

婚礼是在我家操办的,就是把我住的那间房腾出来做了新房。将两个单人床一合并铺上新床单就是一张临时婚床,床上整齐地摆放着鲜艳的缎面被子;墙上门上都贴了大红的喜字;桌子上也铺了新桌布,并摆了一瓶绚丽的绢花,另加几盘糖果。婚礼虽然简单,但是也还热闹,傍晚来了很多我五舅的同学,个个都年轻活泼意气风发。

五舅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黑龙江省一个市的中学当体育老师。第一个冬天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那里气候寒冷,滴水成冰,零下20多度是常有的事。一夜漫天飞舞的大雪,早上起来就能推不开门了,积雪一米多厚也不是什么偶然之事。他一个人既要洗衣做饭,又要生火劈柴,真真是不容易。他把生活搞得像一锅糊了的粥。

于是他马上想办法调回内地。只要黑龙江肯放人,开封这边都好办。在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着这一学期结束就走人时,轰轰烈烈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砸烂封资修、孔家店的同时,也砸烂了五舅的美梦,回调成了泡影。

自毕业分配开始,一晃就是十年。在这十年的头两年,年轻的夫妇忍受着两地分居的痛苦,实在是看不到团聚的希望。迷茫中他们又一次不顾双方家人的极力反对,毅然决定五妗北上,将户口转到了黑龙江。从此开始了夫妻双双把课上,体育音乐各自忙。

过了几年,我舅妈还是不能适应当地生活。这样调回内地的事就又被提上议事日程。现在就更难调了,一是夫妻俩在一起,分居这个最好的理由不存在了。二是整个黑龙江省田径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就我五舅一个人,他是个大忙人,一年总有几个月不在学校,不是去省里,就是上区里组织筹备各种运动会,或是培训人员准备参加各种运动会。

打他们俩开始办回调起,每次探亲后回黑龙江途径北京时都要大量采购礼品,好拿回去送礼走门路。我五舅是个很正统的老好人,工作上勤勤恳恳认认真真任劳任怨,可是不会搞人事关系,每次买了东西后就发愁,不知该如何送出去。我五妗倒是挺外向的,但是经常就把事给搞砸了。所以就回回和我母亲商量,分析该送谁,怎么个送法儿。可我妈也是纸上谈兵,只能是胡参谋乱分析。

最后还是我五妗先一步调回了开封,又过了两年我舅才回去。

我五舅在黑龙江这十年,气候不适应,生活艰苦这些都不是什么不可克服的,关键是不让入党这一点伤了他的心。他工作上兢兢业业,待人特善,所以年终群众评优选秀教师时回回都有份。但是一到加入党组织那就因为出身问题给卡住,一年又一年的考验个没完没了。每次我舅一提出要调动工作,组织上就说正在考虑他的入党问题,有希望了,现在走太可惜了。我舅还真吃这一套,一听说这话,就把调动的事情放下了。结果是几起几落,像猫玩耗子似的。

京津塘大地震那一年我舅已经调回了内地,还是当中学体育老师。那年我为了躲避地震从北京流窜到了开封,当时就住在他家。在他家我看到了很多老画报,大多数是苏联的体育画报(俄文的),那么多年了他一直很小心地保存着。还有就是中国画报(记不清是中国画报还是体育画报),其中某一期上有他的照片,在那一年的全运会上他获得了跨栏跑第三名。